当前位置:西安昱执峰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历史王尔德和阿尔弗莱德·道格拉斯是怎么相识的 他们是怎么暴露的
王尔德和阿尔弗莱德·道格拉斯是怎么相识的 他们是怎么暴露的
2022-09-12

01

这个时代,越来越多人开始追求有趣,我们也越来越感慨如今“好看的皮囊很多,有趣的灵魂太少。”

但在100多年前的英国,却有一位帅哥,眼眸清澈,思想深邃,既集合了才华与颜值,还特别有趣。

这位帅哥就是鼎鼎大名的奥斯卡·王尔德。

奥斯卡·王尔德

“她说过只要我送给她一些红玫瑰,她就愿意与我跳舞,可是在我的花园里,连一朵红玫瑰也没有。”

这是《夜莺与玫瑰》里的句子,当年带着对爱情的信仰死去的夜莺,让多少无知懵懂的少年记忆于心,后来才发现这个童话的作者是王尔德。

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王尔德一生只写过9篇童话,但每篇都获得了世人的高度认可。

02

网络上曾经盛传一个关于王尔德的故事。

1881年,王尔德坐船横跨大洋来到美利坚,进关的时候海关人员拦住他,询问他身上带了什么,他傲然地对海关人员翻了个白眼说:“我什么都没有,除了我的才华。”

他骄傲率性,既是天性使然,也是因为自身的才华太过于优秀。从三一学院到牛津大学,王尔德所有的成绩都拿第一,而且他开挂的一生从那时起就保持了一辈子。

另一方面他的情史也与众不同,年轻时追求心中的女神,婚后爱妻子,但更爱他的男性情人们。

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王尔德年轻时追求的女神,第一个就是莉莉·兰特里,莉莉是商人兰特里的妻子,她被称为英国维多利亚时代伦敦最著名的“职业美女”。

说来有趣,王尔德最喜欢的花是百合花,他的屋里每天都可以看到新鲜的百合花,墙上挂着的也是百合花画,就连他追求女生,送的也是百合花。

巧合的是,莉莉·兰特里的本名莉莉(Lily)就是百合花的意思,因出生于泽西岛,在美名远播后,莉莉就被称为是“泽西百合”。王尔德就连追求女神,追的也是百合花。

莉莉·兰特里

除了钟情于人妻莉莉之外,王尔德还有个女神——莎拉·伯恩哈特。

莎拉是一位当时著名的法国演员,在19世纪的法国达到了家喻户晓的程度,也是最早的世界级明星之一。

当莎拉第一次到伦敦时,王尔德前去迎接,在人潮涌动的港口上,他艰难地清出一条路来,将满怀的百合花铺满道路,莎拉走在百合花瓣组成的路上,看到了自己的爱慕者王尔德,从此二人结为好友。

后来王尔德曾用法文创作《莎乐美》,这是他为莎拉量身定做的“诗人的贡礼”。

莎拉·伯恩哈特

关于王尔德的感情生活,最受争议的就是他与康斯坦丁的婚姻。

一见王尔德误终生,这是康斯坦丁最好的写照。

康斯坦丁是一位典型的白富美姑娘,她贤良少语,有着“男孩子气的脸庞和黑色的大眼睛”,像极了美丽的希腊女性,而王尔德从小喜欢的女性就是希腊女性这种,一如他的文学爱好。

爱上一个人的时候,即使他落魄无比,身无分文,有的女人也依然愿意为爱付出,只求能够一直在一起。

她遇到王尔德时每年有250磅的收入,继承祖父遗产后更会涨到900磅,而此时的王尔德不仅没有积蓄,还有债款。后来他们结婚的豪华婚房都是康斯坦丁预支了5000磅才得以装修完成。

1884年,这位如同娴静如百合花的姑娘——康斯坦丁被王尔德的追求打动,答应了求婚。

结婚两年,康斯坦丁生了一对子女。或许是因为身材变形了,又或者是厌倦了,她不再讨王尔德欢心。

在王尔德对她厌倦的日子里,在他外头有男性情人的日子里,她曾考虑过离婚。后来,当王尔德身败名裂时候,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,她都没有抛弃王尔德而去,始终等待着王尔德回心转意。

你对我倦了,我不怪你,你有情人,我也不怕,因为我知道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,终将陪你到最后,可如果你始终都不愿回头看我一眼,那我留下来也没有任何意义了。

最终,王尔德还是选择了他的男性情人,于是康斯坦丁更名改姓,带着两个小孩移居意大利,再也没见过王尔德。

在她39岁因脊椎手术死去后,她的墓碑上刻着:“奥斯卡·王尔德的妻子”。

王尔德的妻子:康斯坦丁

03

王尔德为什么会背叛与康斯坦丁的婚姻?

答案是他的两个男性情人,罗伯特·罗斯和阿尔弗莱德·道格拉斯。

1886年,王尔德认识了17岁的罗比·罗斯,王尔德曾透露,罗斯是引诱他走上同性恋道路的人。罗斯是当时时任加拿大总督的孙子,加拿大司法部长的儿子,拥有着无以伦比的家世背景,是王尔德的挚友,也是一直爱着王尔德的男性情人。

在王尔德对婚姻和家庭产生迷茫的时候,是罗斯陪着他。

罗斯是王尔德的第一个男性情人,可以说是他同性恋生涯里的初恋,即使王尔德后来移情别恋,罗斯也一直爱慕着他。

在后来王尔德最困顿的时候,罗斯一直不离不弃,王尔德因同性恋罪名受审时,所有观众都朝他吐口水,唯有罗斯脱帽对他敬礼。

在王尔德入狱后,罗斯帮助王尔德处理文学上的版权问题,帮他联络家人,甚至帮他传递情书给道格拉斯。

一直到王尔德去世,罗斯都一直陪在王尔德身旁,帮他处理身后一切事情。

直到多年以后,罗斯暮年之时,仍然对王尔德恋恋不忘,死前还嘱咐别人要将自己的骨灰葬在王尔德的墓中。

罗比·罗斯

在王尔德的许多粉丝看来,他这一生的不幸,几乎都与一个人有关,尽管王尔德本人可能并不同意这种说话。

这个人就是——阿尔弗莱德·道格拉斯。

道格拉斯是一位侯爵之子,他一双似水柔情目,细长柳叶眉,举手投足间风情动人,任男人看了也会心动。

阿尔弗莱德·道格拉斯

他们的相识,缘于王尔德的一部小说《道林·格雷的画像》,1892年,道格拉斯在连读了14遍这部小说后,让人将自己引见给王尔德。

对于王尔德来说,道格拉斯的出现就像是春雷炸响,像是意中人脚踏七彩祥云到来,王尔德深深地陷入了这段感情里。

王尔德与他的感情迅速升温,而道格拉斯则渐渐表现出了他真实的样子。

他脾气暴躁、骄横自私、挥金如土,与王尔德交往没过多久,就挥霍了王尔德5000磅巨款。

在他们热恋的两年里,王尔德妻离子散,也没有创作任何作品。

两年后,道格拉斯的侯爵父亲发现王尔德与他儿子的事情后,暴怒之下将对王尔德的侮辱贴在王尔德常去的俱乐部里,声称王尔德是“一个好男色又虚伪的人”。

道格拉斯得知后非常生气,在他的怂恿下,王尔德决定起诉侯爵诽谤。正是因为道格拉斯的幼稚与冲动,使王尔德同性恋的新闻扩散到了整个英国。

同性恋在当时是不能容忍的事情,因此在舆论的压力下,王尔德不仅败诉,还身败名裂,锒铛入狱。

从王尔德被审判开始,道格拉斯就再没联系王尔德,仿佛从来不存在似的。

对于道格拉斯把他坑进监狱后一声不吭的行为,王尔德非常愤怒,甚至对道格拉斯产生了恨意,然而他是多么希望道格拉斯联系他,只要道格拉斯愿意低头,愿意认错,王尔德肯定会立马就原谅他,因为他又是这么的爱着道格拉斯。

带着对道格拉斯爱恨交织的感情,王尔德在狱中写了许多信给他。

尽管道格拉斯不愿意接受这些信,但罗斯还是将它们搜集整理好,这就是著名的《自深深处》,是王尔德在狱中两年来的心路历程,其中深含着王尔德对道格拉斯的谴责与无奈,又带着原谅道格拉斯的宽容。

我的人生有两大转折点:一是父亲送我进牛津,一是社会送我进监狱。碰上你,对我是危险的,而在那个特定时候碰上你,对我则成了致命。命运将我们两个互不相干的生命丝丝缕缕变成了一个血红的图案,你的确真心爱过我。即使你拒绝收我的信,我也会照写不误,这样你就会知道,不管怎样,总是有信在等着你。……我写这封信,不是要让你心生怨怼,而是要摘除自己心中的芥蒂。为了自己,我必须饶恕你。……要我饶恕你一点不难,只要你帮我一把。在过去无论你对我做了什么,我总是很乐意地原谅你。那时对你一点好处也没有。只有自己的生活毫无瑕疵的人才能饶恕罪过。但现在,我含屈受辱,情况就不同了。现在我饶恕你,对你应该是意义重大了吧。……你毁了一个像我这样的人,但我不能让你心头压着这负担过一辈子。这负担可能会使你变得麻木冷酷,或者凄凄惨惨。我必须把这重负从你心头举起,放上我自己的肩头。

——节选自《自深深处》

04

出狱后,王尔德发现负有盛名时结交的朋友全都不愿再与他联系,还愿意站在他身边的,除了父母之外,就只有罗斯和康斯坦丁了。

面对这种情况,王尔德原打算与康斯坦丁恢复旧好,便不再理世事,谁知道格拉斯得知他出狱后,又来找王尔德,向王尔德道歉并希望能够再续前缘。

爱一个人,即使他曾经伤你千百次,只要你还没死心,那么他便能再伤你万千次。

这次王尔德与道格拉斯复合,只在一起三个月,就再次分手,因为王尔德不再是道格拉斯眼中风光无限的王尔德了。

道格拉斯曾任性地对王尔德说:“如果你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王尔德,那一切都不再有趣。”

陷入爱情的人往往盲目,道格拉斯激发出了王尔德的不顾一切和疯狂。但或许对于王尔德来说,这恰好成全了他对唯美主义的追求。

王尔德(左)与道格拉斯(右)

世事无常,王尔德几乎成为了一个孤家寡人,除了罗斯还陪着他。一无所有的他随着罗斯移居法国,而且跟随罗斯改信了天主教。

然而新信仰的上帝并没有怜悯他悲剧的一生,他因染上了梅毒,离死已经不远了。

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,王尔德的人生都充满着浓郁地悲剧色彩。

《奥斯卡·王尔德传》中写到:“他刚刚咽下最后一口气,身体就溢出了液体,这些液体从耳朵、鼻子、嘴巴和其他窟窿中流出来。他的遗骸是非常可怕的。”

对于一个追求美的唯美主义者来说,他一生中的事业与爱情,已经极具美的艺术色彩,但这样的死亡方式,却对他太残酷了。